您的位置: 首页 >民政动态>科室动态>详细内容

红二、六军团攻克澧县城始末

2021-11-19 11:00:45 来源:老区办 点击次数:
分享到:
【打印】 【字体:

1935年1月,中共中央在贵州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作出了《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决议》。会议批判、纠正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军事上的错误,结束了“左”倾冒险主义在党中央和军事上的统治,确立了毛泽东在红军和党中央的领导地位,制定了红军今后的任务和战略方针,从而在危急的关头挽救党和红军。会后,红二、六军团遵照党中央的战略意图,在第二军团军团长贺龙、政委任弼时、副政委关向应、参谋长李达、政治部主任张子意和第六军团军团长肖克、政委王震、参谋长谭家述、政治部主任甘泗淇、副主任罗志敏等同志的率领下,控制具有重要战略地位的湘鄂川黔边地区,建立新的革命根据地。

8月,红二、六军团在取得反“围剿”的胜利之后,鉴于当时活动的地域只有龙山、桑植、宣恩边境的狭小地区,兵员、服装、医药等的补充均很困难,尤其是前几个月的频繁战争,消耗较大,必须设法补充。为此,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湘鄂川黔分会决定:乘敌军新的“围剿”尚未到来的大好时机,红军主力大举东进,出击洞庭湖以西广大地区,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扩大党和红军的政治影响,征集物资,补充兵员,巩固革命根据地,借以钳制敌人,策应中央红军长征。

当时东下的红军主力是红四师、红六师、红十七师,部队从桑植洪家关出发,经走马坪、赵家峪、江垭、国太桥至石门的阳泉,兵分三路:一路由红十七师占领石门、临澧和澧县的王家厂一带;一路由卢冬生师长指挥红四师的十团、十二团攻打津市;一路由郭鹏师长率六师十六团、十八团夺取澧县城。

红军出发打澧城之前,贺龙曾风趣地对指战员说:“你们这次去攻澧州城,如果打不开,不怪你们,因为我以前当澧州镇守使时,把城墙普遍加高了三尺;打开了,我来为你们祝贺!”贺龙这番“激将”话,使红军战士受到了很大的鼓舞。

红军从出发地到津澧,有七百二十余华里,沿途既有民团干扰,又有敌机轰炸,部队每天从下午五时开始行军,到第二天早上七点才休息。虽然连续夜行军,但红军战士个个情绪高昂,毫无倦意,只五个通宵就到达津澧之地。

8月23日晚,红四师第十二团团长钟子廷率部进攻津市,与敌六百余人激战,24日黎明占领了津市,敌保安八团和铲共义勇队周奎武部败走新洲,继又逃往汇口。

澧县的反动头目,在探得红军东下石门之后,已乘机逃窜。国民党县党部常务委员(亦称党长,后称书记长)兼铲共义勇总队主任李光炳,县长何培基,财政局长文振烈,保安第九团团长李华甫,均以事先外出求救为名,分途逃往长沙、常德、安乡等地。驻防澧城的守敌,主要是保安第九团团副、县铲共义勇总队副总队长王树棠和城关中心区区长陈仲南及其部属。时县铲共义勇总队共辖四个队。一队杨少麟部驻城关及刘家河;二队周奎武部驻防津市;三队徐策植部驻防官垸;四队杨复初驻防新洲。

李华甫、李光炳、何培基等出逃时,曾责令王树棠、陈仲南死守澧城,不得疏误。狡猾的陈仲南,趁红军未到之前,找了一条大船,把妻子儿女、金银细软星夜运往长沙,自己则伺机而动。

城内守敌严加防范,分工抵御。王树棠部把守东门和大小南门;陈仲南部扼守北门和大、小西门。敌人在城门洞口堆了沙柜、沙包,又在城门上头修筑了碉堡,每个城堡配有一连兵力,十挺轻重机枪和二十支冲锋枪,城上每个垛口派一个士兵把守。此外,他们还强行把市民的门板、家具、柴草易燃物搬来,又把草纸淋上煤油,用铁丝吊在城墙垛口上,点火焚烧,以代照明,竟连东门城楼也付之一炬,熊熊的火焰,映得澧城上空俨若白昼。26日更深,陈仲南见红军没有攻城动静,以为平安无事,遂与情妇苟合去了。

围攻澧城的红十六团和十八团,在团长常德善、高利国等同志领导下,已于8月26日屯兵澧城四郊,十六团一营三连驻在多安桥,与敌防线相距只数百米。

为了在艰难的条件下能够顺利地攻下澧县城,团首长命令红军各连挑选出二十名身强力壮,敢打敢冲的战士,到团部组织突击队,临时编了两个突击连,每连四个排,每排四个班,每班十个人,半夜鸡叫时,红军开始战斗。每班带上一挺机枪,一张木梯,每人一支手枪,两颗手榴弹,一把马刀,一根在顶端捆着湿稻草的长竹竿。当红军运动到敌楼拐、八方楼城墙边时,首先举起竹竿扑灭了敌人悬于城垛口的火把,继而搭上木梯爬上了城墙,接着就投掷手榴弹。一阵手榴弹的爆炸之后,红军已冲到敌碉堡面前,只几梭子弹就把敌人的机枪打哑了,于是展开了一场肉搏战。在响亮的冲锋号声中,红军先头部队已逾东城而进,后续主力亦破西门而入。这时,王树棠一面着亲信士兵去西城督战,一面带特务排三十余人趋东门抵抗。王见东门守兵已溃,大势已去,遂退至新街口,折向分司街,企图逃出小南门。然而红军大队人马东西夹击,守敌已溃不成军,有的丧命,有的被俘。陷入天罗地网的王树棠,带到八个短枪兵弃城逃命,因小南门狭窄一时夺路者有如潮涌,除一勤务兵尾随王树棠外,余皆挤散。当王树棠挤出城门,越过城壕,踏上南门洲时,城上红军喊口令,王答不上,于是,红军开枪将王树棠 和他的一个随从击毙。

眠花宿柳的陈仲南,开始闻到枪声,就不知所措,加上一个勤务兵向他报告,说“红军打进城来了,到处在捉人……”更是吓得魂不附体。他踉跄出门,行至正街时,慑于红军的枪林弹雨,乃钻进一家裁缝店,躲在店主的床底下。天亮时,红军打扫战场,清查户口,逮捕坏人,在群众的协助下抓住了陈仲南,把他关在新街口团部政治处附近的一家布店内。27日拂晓,红军终于攻克了澧县城。

红二、六军团此次挥戈东进,行动迅速,攻势凌厉,相继击溃了敌孙连仲师、庄文枢旅、王育瑛团和澧县的保安部队。接连占领了石门、临澧、澧县、津市以及湖北松滋的刘家场、西斋、杨林寺、街河市、磨盘洲等城镇和乡村,控制了洞庭湖以西的广大地区。

战斗告捷,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王震、李达特地前来祝贺,并在澧城北门外天主堂大门前合影,留下了珍贵的照片。

红军在津澧,军团总指挥部曾先后设在澧城内新天主堂和大堰垱对河的曹家大屋,军委分会主席贺龙、委员任弼时、肖克、关向应、王震、张子意联合署名颁发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湘鄂川黔分会第一号布告》和《为号召全国民众保卫中国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打倒卖国罪魁蒋介石宣言》。同时建立澧县苏维埃红色政权,指派红六师十八团政治部组织科长穰明德任澧县县长,选举郭遵泰皮楚卿、游玉圃、谭绍训、杨耀南、关传蓉、皮修元、刘同斌、胡定灼为各部负责人。县政府组成人员和驻澧红军指战员广贴《中国共产党十大纲领》和《安民告示》,建立基层红色政权组织,稳定城乡秩序,召开群众大会,作报告,写标语,发传单,支持和参加红军开展的一系列重大政治活动,出现了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闹革命的崭新局面。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