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政动态>科室动态>详细内容

徐溶熙苏维埃
  ——湘西北第一个苏维埃政权

发布时间:2021-02-09 信息来源:老区办 【字体: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桃源建立了徐溶熙苏维埃政权。徐溶熙苏维埃政权从1927年11月成立到1928年5月失败,存在7个月,是湖南省西北部第一个红色政权,也是同期湘鄂西地区秋收起义建立的为数不多的红色区域。徐溶熙苏维埃政权的建立,标志着桃源成为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共湘西特委和中共桃源县委对苏维埃政权建立的部署。1927年11月,中共湘西特委成立后,特委书记彭公达根据中共湖南省委开展武装暴动的精神,先后召开河洑会议和草鞋洲会议,明确提出建立常桃、常澧、常汉特区,在农村建立工农政权。为加强桃源武装暴动工作的领导,中共湘西特委派特委委员刘泽远兼任常桃特委书记,刘纯则任中共桃源县委书记。刘纯则在桃源县城西寺坪召开县委扩大会议,决定在全县开展武装暴动,并对畬田等地的武装暴动作出具体安排。

县委扩大会议后,刘纯则和刘泽远先后来到畬田,找到在家乡开展秘密活动的共产党员张祺等人,共同分析形势,明确提出“夺取敌人武装,迅速武装自己”的口号,讨论如何举行武装起义、建立苏维埃政权以及反抗国民党反动屠杀的问题。张祺与徐才益、周维城等人将周围几乡的农会骨干组织起来,为徐溶熙苏维埃政权的建立做好了力量准备。

徐溶熙苏维埃的建立。1927年11月中旬,徐才益、周维城等人在栖凤乡杀掉当地税吏,首举起义大旗;张祺等人也在中和乡青龙寺宣布举兵。11月18日,张祺和徐才益等人将起义队伍汇集到中和乡青龙寺,秘密召开大会,成立徐溶熙苏维埃。到会的有中和、栖凤、长岭等9个乡的代表100多人。此次会议选举产生徐溶熙苏维埃政权的领导成员。张祺任主席,徐才益任军事委员,黎和清任财政、教育委员,张方兴任组织委员,黄家怡任秘书。与此同时,建立了桃源第十七游击大队。桃源第十七游击大队有队员300多人,枪支100多支,活动时间从1927年11月至1932年2月长达4年多,活动范围除桃源东部、北部和中部外,还包括常德县河洑、临澧县鳌山以及挨近石门县、慈利县的太浮山地区,最远到湖北省荆州大兴垸。苏维埃领导的桃源第十七游击大队领导成员为:徐才益兼任大队长,张祺兼任政委,周维城任秘书。1928年5月,桃源第十七游击大队并入中共湘西特委领导的直属赤卫大队,成为中共湘西特委割据太浮山的重要武装力量。另外,苏维埃成立妇女解放小组,黄金秋任组长。为维护徐溶熙苏维埃的秩序,成立儿童队,张一佬任队长,黎银阶、徐进多任副队长。

徐溶熙苏维埃的革命活动。 徐溶熙苏维埃成立后,开展一系列革命活动。一是攻打团防局,夺取敌人武器,壮大自己的力量。1927年12月下旬,第十七游击大队在黄叶岗杀死盘塘铲共队队长黄小青等人。1928年1月,徐溶熙苏维埃政权负责人黄家怡和龚松堂带领第十七游击大队队员30多人夜袭盘塘,击毙劣绅黄竹庭。2月初,徐才益率领第十七游击大队队员100多人,攻打回龙乡(今盘塘镇属地)团防局,缴获枪支19支。2月下旬,刘纯则率领第十七游击大队队员200多人,攻打栖凤乡团防局,击毙团丁1人,缴获枪支1支,迫使团总陈维岳推掉土墙逃走。二是破坏敌人通讯。1927年12月,张祺带领熊金贤、高新泉、熊正庭等20多个游击队员到陬市附近的高湾,砍断常德与湘西各县联络的电话线。三是惩办土豪劣绅。中和乡大劣绅高华皆横行乡里,民愤极大。1928年3月,徐才益、张祺等带领第十七游击大队队员设伏中和乡三口堰,枪毙了大劣绅高华皆。同时,第十七游击大队先后打开大地主李如雪、高吉皆、陈克明、刘振武的粮仓,分粮给贫困农民。四是镇压土匪高香儿。大土匪高香儿自大革命时期起就在常德、桃源一带杀人越货,敬日事变后拜常德缉察长杨昆甫为义父,更是无恶不作,常德、桃源群众深受其害。1928年3月下旬,张祺、徐才益假装与高香儿联合,请高香儿前往青龙寺议事,将其击毙。五是扩展地域。徐溶熙苏维埃最初成立时,仅辖栖凤、中和、长岭等9个乡,经过3个月的发展,徐溶熙苏维埃政权的管辖范围扩大到方圆几十里,包括翰林(今架桥镇属地)、回龙(今马鬃岭镇属地)、赤竹(今马鬃岭镇属地)、吉祥(今马鬃岭镇属地),并包括桃源东北部地区的新安、新宁、涌泉、双桂、红云、二溪等乡。高峰期,徐溶熙苏维埃下设3个区,辖桃源县东部、北部和中部外,还包括常德县河洑、临澧县鳌山等地区,成为一个东接常德、北毗临澧、石门、慈利,靠近太浮山的武装割据政权。

徐溶熙苏维埃的政治纲领。徐溶熙苏维埃实施了政权建设的政治纲领和措施,主要为实行均田制,做到耕者有其田;减租减息,在苏维埃政权范围内地租由原来的1石5斗减为1石;开仓济贫,严禁高利贷,严禁放“孤老钱”,不许派“寿钱”(地方豪绅以祝寿为名向老百姓索取的钱);不许吃鸦片,不许赌博,不许退佃,不许行贿贪污;不许收童养媳,号召妇女剪长辫、放脚,并让妇女参加徐溶熙苏维埃政权的各种活动;兴办学校,让贫苦农民的孩子入学。

徐溶熙苏维埃的失败及其历史意义。 徐溶熙苏维埃政权和第十七游击大队的革命活动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嚣张气焰。1928年5月,国民党桃源县政府派一个营的兵力并纠集陬溪乡(今陬市镇属地)团防局、木塘乡团防局、栖凤乡团防局、长岭乡团防局、翰林乡团防局等反动武装共500多人,联合扑向徐溶熙苏维埃政权。徐才益、张方兴率第十七游击大队在青龙寺一带顽强抵抗,但终因寡不敌众,30多名游击队员壮烈牺牲。苏维埃主席张祺化装脱险,转移到湖北松滋的米积台。徐才益率余部转移到桃源、石门交界的太浮山。第十七游击大队走后,国民党反动派在徐溶熙苏维埃辖区实行惨无人道的大屠杀,苏维埃的党员、骨干、游击队员等100多人遭到杀害。新生的徐溶熙苏维埃政权还没来得及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实行彻底的改革,就被强大的国民党反动势力扼杀。

徐溶熙苏维埃政权失败后,徐才益、周维城领导第十七游击队的部分队员转移到太浮山,后并入中共湘西特委领导的直属赤卫大队,继续坚持武装斗争,徐才益任赤卫大队队长。1928年6月,徐才益、周维城率赤卫大队袭击了长岭乡团防局。6月中旬,徐才益、周维城率领的队伍处决了桃源 “清乡”委员会派出的密探陈老黑、钟老黑和徐老黑。8月,由于叛徒的出卖,徐溶熙苏维埃第十七游击大队交通处负责人陈潮海、负责士兵工作的徐炳初等被捕牺牲,游击队损失了大部分力量。10月,徐才益、周维城带领游击队余部30多人转移到湖北大兴垸一带,继续组织发动群众进行革命斗争。但由于湖北地方 “清乡”委员会的“围剿”,徐、周只好率部返回桃源。

1929年4月,徐才益、周维城率部到原徐溶熙苏维埃的赤竹、吉祥两乡活动。5月,为了寻找党组织,徐才益、周维城、舒业坦3人同往常德,队伍由徐才英负责。他们到常德后,舒业坦叛变,向常德商务会九大队告密,徐才益、周维城被捕。6月,徐、周二人在常德城内英勇就义。不久,徐才英带领的游击队员也遭到桃源“清乡”武装的包围,伤亡惨重,徐才英壮烈牺牲。但是,黎和清、谭斗生等10多名游击队员继续在长岭乡龙头山一带进行武装活动,他们与长岭乡团防局团总伍清泉等反动地方势力开展了不屈不挠的斗争。1929年下半年,共产党员谭斗生不幸被捕,伍清泉用铁丝串着谭斗生的膝盖骨,用柞刺在他赤条条的身上乱搭。他受尽了敌人的折磨,但只字不吐,最后被反动派杀害。1932年2月,黎和清被叛徒出卖,遭敌枪杀。徐溶熙苏维埃的武装斗争到此结束。

徐溶熙苏维埃政权是中共桃源地方组织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后,在桃源东北路建立的湘西北地区第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红色政权。它打响了桃源人民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武装夺取政权的第一枪。它存在6个多月,活动范围包括桃源东北部以及常德、临澧等县。在短短的时间内,徐溶熙苏维埃政权提出的一系列政治主张和进行的一系列改革,深入人心。它建立的人民政权和开展的一系列武装斗争,在白色恐怖之际予敌以沉重打击。

徐溶熙苏维埃政权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是国民党反动势力强大。“围剿”徐溶熙苏维埃政权的反动武装力量从人数到装备都大大超过了苏维埃的武装——第十七游击大队。同时,八七会议后中国共产党虽然提出了进行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的总方针,但如何具体实施,还没有完整、系统的理论和实践,徐溶熙苏维埃政权的领导者更是缺乏这方面的经验。徐溶熙苏维埃政权虽然失败了,但是它为湘西北地区人民的武装斗争积累了经验,推动了这个地区武装革命斗争的发展。

 (市民政局老区办供稿)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