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政动态>科室动态>详细内容

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澧县彭山思王祠会议

发布时间:2020-11-16 信息来源:市民政局老区办 【字体:

1927年4月以后,轰轰烈烈的大革命遭到失败,血雨腥风席卷全国。危急关头,八七会议指引中国革命实行历史性转折。毛主席指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在这关系中国革命前途命运的关键时刻,贺龙回家乡拉队伍。但此行当时属党的绝密的真正意图,远不止如此。贺龙、周逸群等一行赴湘西途中,专程来澧召开了思王祠紧急军事会议。现将会议召开的必然性、如何组织召开、会议精神贯彻实施的情况陈述如下。

一、会议召开的由来

澧县与贺龙有着不解之缘,是他的出马之地。澧县是封建王朝辖七县的州治治所,长达1300多年;枕武陵,襟洞庭,通川蜀,连荆楚,是极为重要的战略要冲。民国前期,商贸鼎盛,人口发展,军阀觊觎这块肥肉,轮番盘踞。北伐前,贺龙镇守澧州,体恤民众,英名远播。北伐时以澧县为战略后方,办政治讲习所,以经过共产党人培训的3000学员充实军队,使所部成为八一南昌起义的主力。起义失败,贺龙从广东转道香港来到上海,接受新的任务。

1.党中央决定割据湘鄂西。八七会议后,党相继发动了南昌、海陆丰、琼崖、黄安、麻城等10多次起义,结果大多失败。但秋收起义部队在国民党统治薄弱的农村寻找落脚点,开展游击战争,为红军和根据地的建设提供了成功的典范。1927年11月初,党中央在上海召开会议,对举行新的暴动不重蹈覆辙、怎样实施才能成功的问题作了多次专题研究。中央认为:湖南以长沙为全省总暴动地点的做法没有成功的可能,应当放弃。改为在湘鄂西首先创造出武装割据的局面,尔后向各地发展,以引起两湖总暴动。最后把暴动的厚望寄托在湘鄂西地区。12月中旬,湖南省委组织部长何资琛赴武汉,与湖北省委研究两湖暴动联合行动问题。两湖省委感到力不从心。何资琛旋即转至上海,向党中央汇报。何资琛提出,此举关系重大,“两湖省委不能担负”,“要求中央派一特委,至少要派大员指挥”。中央听取汇报后也认为:两湖暴动,影响革命前途,不能交省委随便去做。正值党中央决断的关键时刻,贺龙来到上海。

2.贺龙请缨肩负使命。党中央决定派贺龙与刘伯承、林柏渠一道前往苏联学习。因贺龙已抵上海的消息暴露,失去了与刘伯承、林伯渠同行的机会,贺龙便决意返湘。根据党中央《两湖暴动决议案》,贺龙制订了《湘鄂西暴动计划》,由周逸群转交周恩来及党中央。12月下旬,在周恩来的主持下,李维汉、何资琛、周逸群等和贺龙座谈。大家一致认为:割据湘鄂西,是党中央在全国各地组织武装暴动,实行分区割据的整个计划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认为湘鄂西暴动应将湘鄂西地区分成若干个区域实行暴动,组织工农革命军,争取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组织数万群众开展武装斗争,与湘南湘东相呼应。1928年元月8日,党中央根据贺龙请缨返湘所陈述的理由和条件,认为贺龙是南昌起义的总指挥,威望很高,在湘鄂西有很多关系和很好的基础,是领军湘鄂西暴动的合适人选,决定贺龙不再去苏联学习,而去湘鄂西领军武装暴动,并成立湘西北特委,郭亮任书记,贺龙、周逸群、柳直荀(未到职)、徐特立(未到职)等为委员,后因郭亮另有任务,由周逸群任特委书记。自此,贺龙、周逸群便担起了党中失割据湘鄂西的战略重担。

3.年关斗争中拟定分步实施计划。元月中旬,贺龙一行来到武汉。正准备参加中共湖北省委在武汉组织的年关暴动,不料计划暴露,便租一只小汽船逆长江而上,直奔洪湖。与鄂中特委、监利县委、石首中心县委取得联系后,将现有的几支武装力量合编成工农革命军第四十九路军,在华容、南县、监利、石首各县开展以打击土匪、团防、土豪为目标的年关斗争。武装力量集结成有力拳头,在很短的时期内打开了工作局面。在洪湖西岸的黄家墩开会之际,当贺龙看到三面环水、芦苇如墙、湖中墩台星点,赞叹不已,对周逸群说:这一带象水泊梁山,在这里安营扎寨,敌人纵有千军万马,也奈何我们不得。特别是在年关斗争中,贺龙对洪湖周边的情况进行了详细观察,逐步勾勒出了割据湘鄂西的总体布局和具体步骤。他认为,洪湖地区北倚汉水,南极潇湘,西通巫峡,东下三吴。如果在这里先搞一块根据地,插上一杆红旗,然后再至湘鄂边搞一块根据地,这样将富饶的江汉平原和武陵山脉连成一片,互为犄角,进可攻,退可守,湘鄂西的革命斗争,就会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他和周逸群商定,要按设想的布局和实施步骤推进,必须在洪湖地区和澧水流域分别召开会议进行部署。经过反复权衡斟酌,决定:洪湖周边已广抪火种,选择适当时机,召开会议,传达中央意图;湘西北特委一行,按党中央安排,赴桑植组建革命武装,带动大庸、慈利等县;对处于洪湖与桑植之间的安乡、公安、澧县、松滋、石门、临澧6县,在澧县召开专门的会议,进行宣传发动。

4.             石首焦山河会议。他们一边缜密地安排湘西北特委的工作进程,一边扩大年关斗争战果。经过连续作战,队伍发展到五六百人。这是政变以来,继井岗山之后,在洪湖之滨升起的一面武装斗争的大旗。见斗争取得阶段性成果,为前往澧县,贺龙、周逸群派人先期探路、侦察情况、做相应准备工作。2月中旬,部队移至石首焦山河,便召开湘西北特委、第四十九路军领导人、鄂中特委、石首中心县委、各游击队负责人参加的联席会议。总结近一个月武装斗争的成绩和经验,传达党中央的战略意图,阐明割据湘鄂西的重要性,提出建设湘鄂西根据地分步实施的安排。会议决定,把第四十九路军交给鄂中特委和石首中心县委领导,贺龙、周逸群等只带少数人前往湘西北,执行中央赋予的任务。建立湘鄂边根据地与洪湖地区遥相呼应,到一定规模时,使湘鄂西根据地连成一片。

二、会议如期举行

石首到澧县,历史上有航道相通。1928年2月20日,贺龙一行乘坐一艘包租的小汽船,向澧县疾进。进入县境,只见刀光剑影、满目疮痍。此次贺龙来澧,身份与以前迥然不同,使命重大,意义非凡。

1.湘西北特委一行安全抵澧。早在焦山河会议前,贺锦斋受派带领随员提前出发,选择行程路线、交通工具,联络旧部,疏通关卡。小汽船行驶在河道当中,十分惹眼,在一些码头被例行检查。贺龙、周逸群一行都是豪绅商贾打扮,派头十足,因而一一通关。21日抵津市镇,未走正街,在镇东面的江湾码头渡河,到南岸襄阳街正大洋行会见了一贯倾向革命的老板张思泉。第二天,转移至离襄阳街6华里、林密幽深的古大同寺。贺龙的几个老部下,如期相约,前来拜访。贺龙反复嘱咐他们建好秘密据点,扩大情极网,多方联络同志旧友,多购枪支和物资,为在桑植组建武装作好各方面准备。

2.会址选定在彭山思王祠。从石首到澧县由于冬春之交河道水浅,船行较慢,贺龙与周逸群商讨会议的会址问题。贺周对澧城周边的地形地貌都很熟悉。澧城位于澧水北岸,南岸有连绵的山地,向西一直延伸到石门、慈利。在距县城10华里的彭山丛林中,有座思王祠,系为祭祀唐高祖第十二个儿子李元则在澧州任刺史施惠政(死后封彭王)而建,规模宏大,后面还建有娘娘殿。从多方面考虑,他们决定把会场选在此处。几十名与会人员的餐宿易解决,澧水是防堵县城敌军的天然屏障,祠建山顶,前山后山两条路与山下相通,极易防守。一旦发生危机,极易通过山林向石门方向转移。

3.周逸群先期潜澧筹备会议。白色恐怖肆虐,会议成攻的关键在筹备环节上。北伐期间,周逸群任贺龙师政治部主任,在澧州文庙办政治讲习所五个月,与中共澧县部委(后改称县委)县农协、县工会、共青团、女联等组织负责人都十分熟悉。21日一行人一到津市镇襄阳街,他便带人潜往澧城。他知道县里多名党的负责人中,张峻的家在县城大西门外文良制。到他家后,得知张峻已牺牲,县委已经转移到大堰垱农村。县总工会委员长曹志民、干事李干、纠察队长王振业都是大堰垱人,通过他们很快找到县委机关驻地。县委书记张盛荣曾任中共常德地委组织部长,在周逸群带左翼宣传队驻常德就与他相识。周逸群说明来意,张盛荣便立即召开县委委员,军委委员参加的会议筹备工作紧急会议。决定专人专责,在两天内完成会议筹备工作。县委组织部长李光文、县委委员李光森、鲁启黎分别担任通知下达、会务后勤,安全保障等筹备工作。大堰垱党支部挑选6名共产党员操办餐宿,会场准备。胡彩清农民自卫军、短枪排、大堰垱暴动队急速整装待发,到指定地点执行警戒任务。澧兰和白鹤党支部派出党员在澧水三个渡口作游动暗哨。负责通联的军委委员张志定、县委秘密交通站的三名交通员(受雇垱市骡马行)利用特有的条件,紧急出动,下达通知。不到两天时间,除松滋县委正在组建、不便通知外,公安、临澧、石门、安乡的地方党组织负责人都通知到位。

4.会议在敌军布防追捕中顺利召开。2月23日清晨,贺龙得到了周逸群送来的“会议已筹备妥当”的消息。便率一行离开古大同寺,由关山西侧马口下大洼,沿澧水南岸溯江而上。澧县国民党反动派已获悉贺龙到澧,四处张文贴榜,布岗设卡,企图缉捕贺龙一行。挨户团长王树棠带四十余人枪,由县城渡澧水赶到南岸的集镇刘家河。贺龙等早已由担负警卫接应任务的我方人员护送至上游的乔家河,上了松杉茂密的彭山。王树棠在刘家河死守一上午,见无消息,便渡河返城,马不停蹄地向城西临澧合口方向追击,连个影儿也没见着,只得垂头丧气地返回澧城。

下午,由中共湘西北特委组织的紧急军事会议在思王祠后“娘娘殿”举行。澧县、公安、石门、临澧、安乡五县的县委负责人参加了会议。会场肃穆,挂有党旗,贴有“工农要武装”、“血债要用血来还”、“死难烈士永垂不朽”、“打倒蒋介石反动政府”等标语。会议由周逸群主持。贺龙讲述了自己向党中央主动请缨的经过,介绍了荆江两岸武装斗争情况,传达了中央决定割据湘鄂西的战略意图,提出了在湘西、鄂西同时建立根据地,再进行连片的设想。各县汇报了近段武装暴动情况,并对组建武装、相互配合等问题提出建议。会上,大家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并对党中央如此看重湘鄂西感到欢欣鼓舞,表示一定搞点“大动静”出来。周逸群最后总结强调,贺龙代表湘西北特委所作的讲话,已形成共识,就是本次会议的决议,各县迅速组织实施。当前的工作,重要的是恢复党组织、发展党员,举行暴动,并部署各地党组织同日同时秘密张贴标语、开展政治攻势。澧县参加会议的有县委书记张盛荣、组织部长李光文、澧兰党支部书记金尧章、白鹤党支部党员熊耀阶等人。会后,贺龙对中共澧县县委协助组织此次会议表示满意,并对县委果断转移到农村,正在组织大堰垱武装暴动等工作予以肯定。

三、会议产生的影响

思王祠会议的召开,对湘鄂西根据地的开辟发展、乃至湘鄂西土地革命战争都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会议传达了党中央割据湘鄂西的战略决策,使湘鄂西成为全国革命斗争的先行区域;会议作出了湘鄂西根据地建设分步实施的具体部署,超前勾勒出了湘鄂西地区革命斗争的战略走向;会议明确了开展武装斗争的目标和任务,是对贯彻党的八七会议精神的具体化和行动指南;会议强调要抓好整顿恢复党组织、深入发动群众等当前工作,对推行土地革命,实行红色割据打好了基础。思王祠会议,是以党中央战略意图为总体目标,在松滋河、澧水流域吹响了武装斗争的进军号,是建设湘鄂西根据地的动员令。

会后,会议精神在与会各县认真传达贯彻。革命斗争向前发展,武装斗争烈火越烧越旺。

1.贯彻武装斗争方针,暴动迭起

会后,与会各县在恢复党组织的同时,按中央、省、地关于暴动的相关指示,结合会议精神,相继组织暴动。主要采取开展红色宣传、秘密剪除仇视革命的首恶分子、袭击反动武装、摧毁或攻占反动机关等形式,向反动派发起雷霆般的打击。中共石门县委在组织了新河乡年关暴动、新关、南圻除夕暴动、磨岗隘正月暴动以后,决定在南乡组织起义。贺龙在赴湘西途中,专程前往予以指导。起义一举攻下南乡夏家巷反动机关,起义浪潮一时席卷常、桃、石、慈、临几县边界。中共安乡特别支部会后积极聚集革命力量,组织党员剪断电话线,烧毁县署监狱,部署“六一暴动”,剪除与革命为敌的土豪劣绅及反动军官。中共临澧县委积极恢复发展党团组织,组织多起铲除反革命首恶的行动。通过倾向革命的北伐军将屠杀革命的刽子手“五害”在全县的大会上以“通共”的罪名一举擒获处决。中共公安县委组织的年关暴动持续了3个月,剪除土豪劣绅40多人,歼灭土匪及地方反动武装300多人。中共澧县县委将会议精神传达到各党支部及武装组织。开展红色宣传攻势,邓基庙党支部三名共产党一个晚上,把红色标语贴满从车溪到城北天主堂20华里的公路两旁,反动派极为惊震。与公安县委联合,成功组织攻打江陵县弥陀寺的公澧秋收暴动,威震湘鄂,被录入《中国共产党六十年大事简介》一书中。破坏电话通讯、铲除革命的死对头、袭拢反动武装等零星反击不断。同时,到各区团(乡)收集原农运中下发的枪支,挑选培训100多名暴动队员,组织6名党员打入垱市团防并控制其指挥权、6月利用垱市群众云聚唱草台戏的机会,组织武装游行,并剪除监视革命的钉子曾月琴等,群众斗志极受鼓舞。

2.红军创建壮大,地方武装广泛开展游击战

会议以后,红军创建壮大,党在湘鄂西地区有了正规革命武装,成为开启革命战争,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较量抗衡的主体力量。贺龙1928年2月回到家乡桑植洪家关,很快组建起革命武装。几次受袭受创,最困难时只有91人、72支枪。按党中央指示、“六大”精神、井冈山道路经验,经过罗峪整顿,堰垭整编及堰垭整军运动,队伍逐步变强。7月部队称工农革命军四军,11月改称为工农红军第四军。党组织曾从石门、临澧、澧县抽调领导骨干,充实这支部队,在石、临、澧、松等各县转战期间,补充了数以千计的兵员,逐步成为湘鄂边使敌人闻风丧胆的动旅。1928年4月,周逸群从湘西来到石首,接任鄂西特委的工作。他带领公安县赤卫大队(后改为鄂西赤卫大队)、邹资生领导的澧县北路农民自卫军等活动在鄂中、鄂西的数支革命武装,在石首、监利等县开展斗争。不久,队伍整编为一个大队,辖三个中队(后一、二中队合编为特务队,邹资生任队长)。根据中央指示,1929年2月队伍整编为第一游击大队,辖两个中队,鄂西特委候补常委、军委书记邹资生任大队长(不久牺牲)。8月三屋墩整编,队伍扩编为洪湖游击总队,辖三个大队。12月中旬,总队升编为中国红军独立第一师。1930年2月5日,在监利汪家桥,独立第一师改编为红六军。邹资生、段德昌带领的两支农民武装,都 成为组建红六军的基本队伍之一。

两支红军在湘西、鄂西英勇作战,帮助地方兴建武装,革命战争便遍地开花,游击战争蜂起。中共临澧县委组建的游击队,后整编为湘西红军游击大队。在安乡、临澧、常德、澧县交界的湖港、山丘地带,与反动地方武装拼死作战。1928年8月,中共石门县委在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的帮助下,组建起石门县游击大队、石门赤卫队,后成立县游击队总指挥部,辖三个游击大队,共1000多人。中共公安县委在公安县鄂西赤卫大队去洪湖开展斗争以后,又组建公安游击大队,反击“清乡”,袭击团防,斗争日益活跃。中共安乡县委于1929年冬成立安乡游击队,后更名为湘西游击大队,近6年时间,转战洞庭湖畔各县边界,经历大小战斗29次。中共澧县县委在红军的帮助下,1928年至1930年三年间,共建游击队、自卫军等19支,2019人枪。在西北部山区活动的有皮楚卿、余月初、马溪郑平、马溪碧溪、火连坡长茅5支游击队,710人枪。在公、澧、安三县交界,东北部丘岗区活动的有刘凤翼、邹资生两支农民自卫军,380人枪。在县委驻地垱市及周边活动的有短枪排,垱市暴动队,垱市、王家厂两支纠察队,党控制的区团防局,杨家湾、护国寺两支游击队,西一区暗杀队,共379人枪。东部水网区活动的有江左游击十三大队,200人枪。东南丘湖交错区有周渡暗杀队,七里湖游击队、胡彩清农民自卫军,共350人枪。这些武装力量,为配合红军作战,开展土地改革,实行武装割据,保护基层红色政权,浴血奋战,起了关键作用。

3.割据趋势形成,土地革命兴起

随着武装斗争规模范围的扩大,不断打击削弱国民党的反动统治。代表少数人利益的基层反动政权,在强大的革命攻势下,贪官污吏诚惶诚恐,如鸟兽散。红四军、红六军在革命战争的推进过程中,把土地革命和革命战争放到同等重要的位置。每攻占一地,派出大批工作人员,与地方党组织一道,宣传党的“八七”会议、党的“六大”关于土地革命的方针和政策规定,广泛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极大地激励了广大群众义无反顾的革命斗志。一些区域逐渐成为游击区、赤色区,红色政权开始兴建起来。中共石门县委组织武装割据太浮山,纵横达200华里。至1931年1月,全县共建8个区、30个乡苏维埃政府,占地956平方公里,占全县总面积的四分之一,辖区范围人口达10万。中共临澧县委以崇秀寺、立龙寨为中心建立武装割据区域,与石门县共同完成对太浮山地区的割据目标。为使红色区域稳定和巩固,铲除贪官污吏、抗击官匪团防、捣毁鸦片馆、惩治地头蛇,经历大小战斗数十次。中共公安县委以陈祠桥为中心,建立红色割据区域,东西长百余里,南北宽40里,成为当时的“小洪湖”。1928年5月,县委在江北沈家洲(公安属地)建起了纵横30里的红色区域,后在此建起县苏维埃政权,与江陵县红色区域连成一片。中共澧县县委、县军委按照思王祠会议精神,根据武装力量的分布,制定推行割据计划。至1930年底,全县形成5个红色割据区域。一个革命中心区,也称“红都”区,以大堰垱镇为中心,县委机关、县军委机关、县委交通联络站、县委应急备用的联络据点秘密驻此。两个赤色区,一个以甘溪、东门为中心的高山丛林区。一个以邱家厂为中心的丘岗连绵区。这两个区相连,东西走向横贯县境北部,是湘西和洪湖间来往的战略通道。两个游击区,一个以东港为中心的芦荡水网区。一个以李家铺为中心的山丘湖汊交错区。这两个区相连,南北纵贯县境东南部,是安、澧、临、常四县多支武装力量互相配合、开展游击、牵制敌人力量、策应红军作战的区域。1928年至1932年,在红军的帮助下,全县建立区级苏维埃政权14个,占21个区的77%;团(乡)苏维埃政权565个,约占710个的80%,形成了较为稳定的农村包围城市的局面。

4.湘鄂西根据地创立发展

按照思王祠会议的决议,根据地建设按贺龙提出的具体战略步骤、节节向前推进。湘鄂西根据地的创建,成为全国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除中央苏区外三大革命根据地之一,与鄂豫皖、湘鄂赣两大根据地相呼应,是中央苏区的强力支撑。

1928年2月,贺龙回家乡举行桑植起义,建立起桑植红色政权。1929年1月,红四军攻占鹤峰县城,成立鹤峰县苏维埃政府。6月,红四军再占桑植县城,建立第二届桑植县苏维埃政府。7月,南岔、赤溪河两战皆捷,桑、鹤红色区域连成一片。至此,以桑植、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革命根据地初步形成。后根据地不断向外推进,得以巩固发展。至1930年4月底,湘鄂边根据地扩大到西起宣恩的椿木营,东至石门的磨岗隘和五峰的蒿坪,北抵巴东、长阳、建始的清江,南迄桑植的竹叶坪,纵横两三百华里。

1928年4月,周逸群遵照周恩来的指示,重建鄂西特委,辖二十三个县。根据以往经验教训,发动群众、开展武装斗争,从一个一个村庄做起。到年底,监利县洪湖周边、江陵县白露湖沙岗、石首县横沟市、华容县的桃花山等地,建立起了小块的根据地。翌年,潜江、石首、江陵、监利等县苏维埃建立,县区乡农协很多成为乡村中的政权机关。1929年8月,洪湖游击总队成立,标志着洪湖根据地初步形成。1930年4月10日,五县联县苏维埃政府在石首县调弦口成立,洪湖革命根据地开始了苏区建设的新阶段。6月,部队横渡长江,连续攻克石首、藕池、华容、南县、公安、澧县津市镇,占领广大农村集镇,洪湖根据地扩大到洞庭湖、澧水广大地区,与长江两岸连成一片,北至汉水,威胁着武汉和长沙,截断了长江的交通,创立了长江南北两岸大块根据地,奠定了湘鄂西根据地中心区的巩固基础。

1930年7月4日,红四军、红六军在公安南平会师,成立红二军团。“红二军团成立,标志着湘鄂西革命斗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部队进至江北,横扫根据地境内之敌,排除“白点”,根据地各县城连成一片,基层苏维埃政权纷纷建立。同时向四周扩展到荆门、天门、京山、汉川、岳口、仙桃、应城、安陆等城镇,直抵武汉外围。打击江南“清乡”敌军,扩大江南根据地。9月22日,一举攻克了根据地内唯一被敌盘踞、横梗在荆江南北、鄂西湘西间的最大障碍监利县城。10月16日,湘鄂西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在茶庵庙召开,湘鄂西苏维埃政府宣告成立。至此,东起武汉、西至巫山、北越汉水、南跨洞庭的湘鄂西革命根据地正式形成,党中央割据湘鄂西的战略意图得以实现。

(市民政局老区办供稿)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