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政动态>科室动态>详细内容

常德地名故事:水巷口

发布时间:2020-11-11 信息来源:市民政局区划地名科 【字体:

从古至今,人们都熟知水和酒有着源远流长的姻缘关系。水和酒密不可分。据行家统计,用液体法酿酒,每产1吨酒,需耗水100吨以上。因此,从本质上讲,酒其实就是水,水的独特性格、水的迷人境界,都蕴藏在酒的乾坤里。水巷口诠释了常德水和酒的前世姻缘。



e9c45b9ae9884e619de88d28ac97c36c.jpg

上世纪80年代水巷口



巷名的由来

水巷口是人民路东段一条南抵沅安路的小街。它与对面的百胜巷形成一个不起眼的十字路口。解放前,水巷口是条斜坡土埂街,全长不足70米,街宽仅4米。翻过水巷口南侧的河堤(即“东堤”,现建成常德诗墙)后就是沅江边上的杨家码头,此码头相传为一杨姓人修筑。由于码头水岸线长达85米,岸边水深1.5米,因此它是城区东部由西至东的三官殿码头、太古码头、沅竹码头、大码头、油纸码头、小码头、杨家码头、水府庙码头、贾家码头、仁义巷码头、打鼓巷码头、陡码头当中水岸线最长、最适宜停靠大吨位船舶的码头。水巷口一带因埠兴商,繁华无比。这里的人流昼夜摩肩接踵,熙来攘往,特别是到这里汲水挑进城里卖水的苦力极多,因此水巷口地面总是湿漉漉的,故名水巷口。


水巷口的前尘

水巷口历史悠久。战国时期,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被流放来到常德时,曾在水巷口附近(现在的东门口城墙边)住下来。后来他把从长江经洞庭湖,上溯沅江途中的所见所闻写下了千古传颂的《涉江》诗流芳百世。据史志记载,自秦蜀郡守张若灭楚后曾在这里筑城,史称“张若城”,迄今已有2300年历史,它就是常德城市的雏形。方志记载: 唐元和元年(806),大诗人刘禹锡被贬谪为朗州(常德)任司马时,就住在离水巷口不远的招屈亭旁边的陋室里,时间长达十年之久。在清同治《常德府城图》中,水巷口的大名已有标示。当年它位于东门外三铺街与四铺街(人民路东段)之间。


水与酒的历史渊源

水巷口早年的勃兴,靠的是沅江的水路。沅江又称沅水。是湖南湘、资、沅、澧四大水系中的第二大河流。沅江从河洑平山脚下进入常德城境内后,由西向东呈倒“U”形蜿蜒淌过,形成天然的内河良港。水运在古代的交通运输中起主导作用。这在澧县城头山遗址中发现的距今7000年至6000年前的船桨、船艄、船板和大批卯榫结构的木构件中得到印证。特别是陶觚和陶温锅的发现,证明在城头山已出现了酒肆。所谓酒肆,是指酒店或酿酒的手工作坊。常德港阔水深,舟楫可上溯黔东,下达苏皖。又有驿路连通湘、鄂、川、黔、桂诸省。古代成为“五省通衢”的交通枢纽和商埠。刘禹踢在常德耳闻目睹水巷口一带的点点滴滴后,写下了水巷口河堤上浓厚的水和酒的情怀以及浓郁的水岸生活气息《堤上行》诗三首。活脱脫的再现了水巷口当年水运繁忙的旖旎风情和水与酒的源远流长的姻缘:

     酒旗相望大堤头,堤下连樯堤上楼。

     日暮行人争渡急,桨声幽轧满中流。

     江南江北望烟波,入夜行人相应歌。

     桃叶传情竹枝怨,水流无限月明多。

     春堤缭绕水徘徊,酒舍旗亭次第开。

     日晚上楼招估客,轲峨大艑落帆来。

常德到了明代已有“富強甲湖南” 之誉。清乾隆年间,常德成为西南地区的重要商埠。而水巷口已是常德水岸商埠中的几个重要码头之一。民国时期,水巷口繁华无比。著名作家沈从文在他的《常德的船》散文中用许多段落再现了水巷口当时的情景: 水巷口河堤内:“地方滨湖,河堤另一面多平田泽地,产鱼虾、莲藕,因此鱼栈莲子栈延长了长街数里。多清真教门,因此牛肉特别肥鲜”; 水巷口河面上船只数量极多。其中有种船在“船上有招纳水手客人的本地土娼,有卖烟和糖食、小吃、猪蹄子粉面的生意人。此外算命卖卜的,圆光关亡的,无不可以从这种船上发现。船家做寿成亲,也多就方便借这种水上公馆举行,因此一遇黄道吉日,总是些张灯结彩,响器声,弦索声,大小炮仗声,划拳歌呼声,点缀水面热闹。”; 水巷口一带的商铺:“可说是它们全为水手而预备的。” ,“也可说水手是为它们而有的。此外如茶馆、酒馆和那经营最素朴职业的户口,水手没有它不成,它没水手更不成。”水巷口码头边的渡船:“船只极小,飘浮水面如一片叶子,数量之多如淡干鱼,是专载客人用的“桃源划子”。木商与烟贩,上下办货的庄客,过路的公务员,放假的男女学生,同是这种小船的主顾。”


水与酒的前世姻缘

水巷口河堤上两旁房屋密集,形成临河街巷。堤上有家酿酒糟坊十分著名。它是一座半“吊脚楼”式的大瓦房。屋基的一半建在堤面,另一半用圆木作柱头支撑在堤的斜坡上,房屋正中用木板制作的宽阔楼梯可顺势而下来到酿酒制作间。它就是远近闻名的“马万隆”酿酒坊。这家糟坊从清代到民国有五代相传的历史,它使用大灶、大甑、大天锅、大醅缸等专用器具,在工艺上采用小曲糖化、清蒸、清烧等蒸馏工艺,并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率先以完整的稻谷酿酒,同时又对高粱、稻谷进行单烧或混烧。使这种酒在质量上超过了纯大米下锅煮的酒,产品被尊称为“德酒”。誉满沅江水系和洞庭湖地区。

那时候水巷口堤上和堤下大小“饭铺”星罗棋布。几乎家家供应“德酒”。来往穿梭而过的“船拐拐”、“排古佬”、拉纤夫、过渡的人群、叫卖河水的苦力以及靠一根扁担,两只箩筐搬运货物的“箩业”工人常常在饭铺里歇脚。沅江是条最为奇特的河流,素以滩多、滩陡、滩险、滩长而独树一帜,著称于世。在沅江上行船和放排的人,一靠经验和技术,二靠玩命和勇敢、更靠齐心协力共克滩险。每当冲破重重险滩来到常德时,或者即将启航经历险滩前,他们总是会到水巷口的饭铺里开怀痛饮,拿划拳猜令来饮酒助兴,寻找一时的欢乐。他们根据自己的经历自创了一套喝酒划拳的酒令词。首先有人站起来捋起衣袖,伸出拳头,比划数字,亮起嗓门喊出“船福寿,高升!船福寿,福寿船!”的戴“帽子”呼词开场。然后是“一帆顺呀!哥俩好呀!三结义呀!四财喜!五魁首呀!六六六呀!七仙女呀!八大仙呀!九马快呀!船来了!” 这种大口地喝酒,大块地吃肉;吆五喝六,酒令隆隆的划拳声和勾肩搭背,“张牙舞爪”地划拳劝酒场景,透露出在沅江上玩水人的那种别样的粗犷和豪情。那一盅盅美酒,仿佛像喝白开水一般,咕噜咕噜地被这群粗豪的汉子,灌入肚中,好不痛快淋漓。令过路人怦然心动,跃跃欲试。于是乎,水巷口成了水和酒的“人间天上”。

往事如烟

旧社会,在水巷口劳动的最繁重、最危险的码头工、拉纤工、排筏工、船工被称为“苦力”、“脚夫”、“箩脚子”、“船拐拐”、“排古佬”。劳动者受尽欺压,任人摆布。其中水巷口码头的把头刘长友,欺压工人手段异常残暴,他专门制作了一块5尺长、2寸宽的竹板子,上面刻有“你该我打” 四个字,经常用这块竹板将工人打得皮开肉绽。

1941年11月4日,日寇对常德实施细菌战,当时的水巷口因鼠疫死了许多人。仅何保元药号一家,在20天之内死了6口人。


华丽转身

新中国成立后, 1952年,常德专区专卖处接管了水巷口堤上那家酿酒糟坊和另外两家糟坊。正式成立了国营常德市酒厂。水巷口堤上的那家糟坊就是当年常德市酒厂的总部。从此,常德的酿酒产业获得长足的发展。1958年、1971年、1984年、1989年,常德的白酒分别获得国家银奖,国家优质酒和国家金、银质奖章。这些荣誉的取得怎么也离不开为它提供大量优质水的滔滔沅江水。1999年,全省重点工程常德盐关铁水联运港开工建设,2005年,集装箱码头试投产运行,实现了“铁水联运、通江达海”的夙愿。水巷口从此结束了水岸码头的身份。华丽转身,建成了繁华的现代商业街和居民住宅区。唯有“水巷口”的街名,留下了无限的遐想,让人回味起源远流长的水和酒的前世姻缘曾发生在这里。

(市民政局区划地名科      何绍喜  曹先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