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政动态>科室动态>详细内容

常德地名故事之《梳子巷》

发布时间:2020-06-24 信息来源:市民政局 【字体:

仰卧起坐是从躺卧到坐起的一种健身运动。它能锻炼人的腰部及腹部肌肉,达到增強体质和修饰形态美的效果。如今的常德步行城内有两条小巷叫梳子巷和橫梳子巷,它的岁月变迁恰似仰卧起坐的锻炼步骤和运动效果。

年年岁岁花相似

从前,鸡鹅巷到雷祖殿的那段和平街叫做五宫街。这是因为天后宫、护国庵、雷祖殿、华严寺、普聖宫五座寺观、会馆汇集在附近而得名。解放后,五宫街除了原有的许多制作圆木器具的铺子外,又出现了众多的粉馆、小吃部、快餐店、杂货铺、电游室、发廊和东风皮鞋店,常德地区中级法院,市电池厂等单位也设此。五宫街显得比旁边的梳子巷热闹许多,从而有些人误以为五宫街就是梳子巷。

那时的梳子巷是城市中心区的一个居民生活区,它由大梳子巷、小梳子巷和橫梳子巷三条小巷组成“木梳子”的形状,便取名梳子巷。从清同治年间的《武陵县志》、民国时期和新中国成立后的常德城区街道图中,都可以看出梳子巷的这种格局年年岁岁存在了数百年。

梳子巷共有五个可进出的巷口,其中大梳子巷的一个巷口在五宫街,另一个巷口要穿过一座大窨子屋才能到达大兴街。至于小梳子巷,也有一个巷口在五宫街,另一个巷口沿着天声剧院围墙边的小道抵达百街口。橫梳子巷则贯通大梳子巷和小梳子巷,它唯一的一个巷口是通往大兴街的一条弯曲小道。

岁月像把杀猪刀

流逝的时光会在容颜上刻下道道皱纹。演艺明星们每当唱到“岁月是把杀猪刀,黑了木耳,紫了葡萄,软了香蕉” 时总会叹息自己的青春年华流逝得太快而又无法挽回。从前的梳子巷似乎也遵循这个规律,岁月在它的容颜上刻下了一道一道皱纹,令人唏嘘。

大作家沈从文在《常德的船》里的描述了抗日战争以前的梳子巷居住一些什么样的人。他说:“除了这种繁荣市面的商人,此外便是一些寄生于湖田的小地主,作过知县的小绅士,各县来的男女中学生,以及外省来的参加这个市面繁荣的掌柜、伙计、乌龟、王八。”由此可知,那时的梳子巷内窨子屋鳞次栉比,各种民居建筑错落有致。

抗日战争期间,梳子巷的房屋建筑遭受严重破坏。一是日寇的飞机三番五次对常德城狂轰滥炸,二是在1943年常德会战时,柴意新率领的169团严防死守小梳子巷口附近的亚州旅社和大梳子巷口边上的华晶玻璃厂。日宼用大炮、燃烧弹、毒气弹丧心病狂地攻击,致使梳子巷内大部分房屋被焚毀。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当局不顾民生一心打内战。梳子巷内的居民们自己搭棚建屋栖身,反正木料在常德不值钱,从此梳子巷成了一片木板壁屋棚户区。唯有大梳子西侧保留有七、八座像样子的窨子屋,橫梳子巷南侧残留有用大青砖砌成的高高封火墙,

新中国成立后,梳子巷内的木板壁屋已经徐娘半老。虽然巷子里兴建了一些建筑,但它的面貌并未完全改观,岁月的“皱纹”处处看得见,摸得着,有些“皱纹”还有加深、增多的趋势。特别是1967年一家弹棉花的厂子不慎失火,烧毀了很大一片房屋,损失惨重。

大梳子巷  七十二家房客

当年的大梳子巷南起横梳子巷,北至五宫街。全长140米,宽3一7米。为行人便道。这条巷子因与小梳子巷平行故名“大梳子”巷。

上世纪50年代初,刚成立的人民政府首先对城区的私有房屋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一些无房户搬进了大梳子巷西侧的一座座窨子屋里。这些窨子屋都是古朴典雅的清代建筑,绰约风姿。它那高高的风火墙与外界隔绝,里面是二进或三进的天井和20—30平方米的一间间铺有木地板的小房间。房间里住着医生、教师、工人、店员、机关干部、汉剧团演员和卖河水的“七十二家房客”。他们都有三件宝贝,一是一口大水缸,专盛买来大河里的水;二是一个烧“藕煤”的炉子或土灶,在每家的屋檐下、房门边都贮存有自家的“藕煤”。三是一只马桶,早晨起来一定要提到巷子对面的公共厕所里泼掉和洗刷。

住在这些大杂院式窨子屋里的人,互相关照、互相尊重、相濡以沫。他们亲切、平和、淳朴、善良。小孩子可以随便地走进东家串到西家。下雨了,会有人帮你收拾凉晒的衣服;刮风了,会有人帮你关好玻璃窗,各家的饭菜大多摆在天井旁边吃,一边吃还一边打招呼:“老张!今天又是干子炒大蒜么?我这里有剁辣椒炒肉!来尝尝!”

大清早,公共厕所旁边的马桶刷得哗哗地响,这里成了传播每天新闻短消息最早最快的地方。巷子对面的水井旁边也是平时交流社会信息的热闹场所,张家的媳妇生了孩子,李家的孩子考上了大学,马家的女儿谈了爱,都会用最快的速度传播给四邻。总之,大梳子巷作为传统文化和民风民俗的代表,它充分显示了常德的市井生活和厚重的文化内涵。

小梳子巷  细细嗦嗦的隐私 

小梳子巷南起梳子巷居委会,北至五宫街。全长110 米,宽3米。为行人便道。因此巷与大梳子巷相比显得窄狭又短小,故名“小梳子巷”。

小梳子巷是一片木板壁屋居民区。这些老式的房子全都不隔音,只要稍微有点细细嗦嗦的响动,哪怕是打嗝或放屁,邻居们都能听得到。这条巷子几乎没有个人的隐私,要想隐瞒什么事情那是根本瞒不住的。说句难听的话,连两口子做爱时亲昵的声音,邻居们都能听得到。至于哪个家里来了什么客人,吃了一些什么菜,丁点儿也瞒不过别人。

小梳子巷内有个天声戏院的后门,从前这里是夏天的露天演出场所,后来是常德汉剧团的演员宿舍。它有一个小地名叫老龙庙,但世人从未见到这座庙的模样。著名的慈善家、原全国政协委员侯希贵先生小时候曾到常德汉剧团里跟班演出“打旗旗,跑龙套”,他当时就住在小梳子巷里。传说侯希贵先生在这里干过各种苦力和零工,还在梳子巷一带与搬运社的工人一道拉过板车。

小梳子巷由于巷子太窄狭,夏天里炎热的太阳也很难晒进来。到了晩上凉风穿巷而过,各家各户纷纷打开房门通风夜不闭户。晩饭以后首先打扫好门前屋后,搬出竹床、门板之类,点燃长长的蚊烟香,摇着蒲扇一边纳凉,一边聆听天声戏院传来的高腔。有些人还露宿街头一觉睡到大天亮。到了冬天,北风刮着雪花纷飞飘到四处,只要天气放晴时,巷子里的居民全都出来清扫门前的雪,把整条巷子打扫得干干净净。

横梳子巷  从寂寞到喧嚣

横梳子巷东起天声剧院南侧,西至大兴街。全长281米,宽2一6米,它巷道窄狭,也是行人的便道。因其横贯大梳子巷和小梳子巷,故名“横梳子巷”。

横梳子巷从前是条寂静落寞的小巷,解放后发生了蝶变。首先是梳子巷居委会设在横梳子巷的东段,这里有口水井,还有一株大树和一座公共厕所使得显得与众不同。在巷子的西段有所建国初期新建的公立梳子巷小学,它常年开设七个班,四个初小班,三个高小班。从此横梳子巷喧嚣又热闹,时而传出娃娃的朗朗读书声。在梳子巷小学的北面,从前还有一所民办的群力小学,1969年被裁撤了。到了1973年,这里兴办了一家城西街道工厂儿童服装厂,它专门为少年儿童制作服装和为剧团制作演出服,这家厂子后来转为集体所有制企业。说起梳子巷的过去,当过该厂厂长的陈文华老人能口似悬河地如数家珍。

仰卧起坐变“土豪”

梳子巷随着时光流逝早已物是人非。2002年大兴街兴建金钻商业广场时,这个棚户区被彻底地拆除,残留的窨子屋随之灰飞烟灭,仅存的横梳子巷石板路面也从人们的记忆中消逝。如今重新挂牌的梳子巷和横梳子巷仅仅是个文化符号。那些曾经生活在梳子巷里的人们纷纷地仰卧起坐,他们或者他们的后人都变成了这些商家店铺里的“土豪”。

走进现在步行城里的梳子巷和橫梳子巷,你可以看到“三改四化”后发生的蝶变。武陵区委、区政府又在对它进行全面地修饰和整容,让它焕发出奇光异彩,成为一张“常德步行城”里名副其实的商业名片。

(市民政局区划地名科    何少喜  曹先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